• <i id='gtfir'><div id='gtfir'><ins id='gtfir'></ins></div></i><fieldset id='gtfir'></fieldset>
  • <i id='gtfir'></i>

    1. <span id='gtfir'></span>
        <acronym id='gtfir'><em id='gtfir'></em><td id='gtfir'><div id='gtfir'></div></td></acronym><address id='gtfir'><big id='gtfir'><big id='gtfir'></big><legend id='gtfir'></legend></big></address>
      1. <tr id='gtfir'><strong id='gtfir'></strong><small id='gtfir'></small><button id='gtfir'></button><li id='gtfir'><noscript id='gtfir'><big id='gtfir'></big><dt id='gtfir'></dt></noscript></li></tr><ol id='gtfir'><table id='gtfir'><blockquote id='gtfir'><tbody id='gtfi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tfir'></u><kbd id='gtfir'><kbd id='gtfir'></kbd></kbd>
          <ins id='gtfir'></ins>

            <code id='gtfir'><strong id='gtfir'></strong></code>
            <dl id='gtfir'></dl>

            影評人丨金酸梅六項提名領跑,這隻《貓》你肯定吸不動

            • 时间:
            • 浏览:6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貓》可能是近期我最感興趣的電影,沒有之一。盡管鋪天蓋地的負面早就把它蓋棺定論為2019年好萊塢最大的慘案,但是爛片愛好者基本修養中最重要的獵奇促使我總想再賭一把:這一部臭名昭著的爛片是《房間》似被才華帶到溝裡的狼子野心,是《逐夢演藝圈》似被公道懲罰的利欲熏心,還是《地球最後的夜晚》似被大眾審美冤枉的赤子之心——在電影播放之前,我都更願意相信“赤子之心”多一點。

            為什麼?因為不管怎麼說,《貓》都握住瞭一把好牌:音樂劇《貓》自打1985年公演以來可謂是英國有史以來最成功、連續公演最久的音樂劇,被無數觀眾視作音樂劇入門首選中的首選;導演湯姆·霍伯絕對是好萊塢的寵兒,不光憑借《國王的演講》捧回最佳導演小金人,還靠《悲慘世界》和《丹麥女孩》再次獲得無數提名;更不用說出品方環球影業痛下血本,給一部音樂劇改編電影投資瞭9500萬美元,請來瞭泰勒·斯威夫特、伊德裡斯·艾爾巴、傑森·德魯巴、朱迪·丹奇、伊恩·麥克萊恩等一眾好萊塢老中青三代、跨越影視歌三棲明星,指望著能在頒獎季繼續有所斬獲——好吧,如果非要以結果論而說,《貓》確實拿到瞭金球獎最佳原創歌曲的提名,(演員)也確實登上瞭奧斯卡頒獎典禮的舞臺。

            那最終到底是什麼讓《貓》的這一手好牌被打得稀爛,成為瞭大傢口中嗤之以鼻的災難呢?我橫看豎看,最終得出兩個字——“魔改”。

            比如電影的故事架構,音樂劇自然而然打破第四堵墻對觀眾喊話的形式,被電影魔改成小透明貓維多利亞的成長史,讓外來貓充當瞭觀眾的角色,就算你是英國皇傢芭蕾舞團首席也不能這麼面癱地演完吧!

            比如電影的特效,音樂劇裡套著毛茸茸外套的人把自己打扮成長著人臉的貓,被電影魔改成CG化長著貓臉的人,或者幹脆像是猴精。就算不知道“恐怖谷效應”,但是總該知道人類喜歡貓是因為它們毛茸茸的身子和短短的四肢,而不是因為他們長得像人類一樣有5毛特效的毛發和穿著匡威小白鞋——甚至《紐約時報》都說《貓》“They jump, they sing, they lick their digital fur”。比我們所看到的《貓》更恐怖的是傳說電影曾在上映前臨時修改過400個CGI鏡頭,隻為抹去所有角色的asshole——你能想象帶asshole的人形貓精有多恐怖嘛!一個人改400個asshole會有多崩潰嘛!

            比如電影的演繹,音樂劇裡活蹦亂跳的貓,被電影魔改成瞭吃人面蟑螂的貓,成瞭在垃圾場大口朵頤的貓,尤其是當電影裡的貓被糟糕CG打扮得跟真人別無兩樣,突然蛻下一身毛茸茸的毛皮,在一片長著人臉的蟑螂中隨便抓食——這真的不是R級片嗎?把“人食人”這麼輕松優雅地表現出來,這可比《洛基恐怖秀》來得恐怖多瞭。

            再比如電影的角色,英俊瀟灑的搖滾貓被魔改成嘻哈老大哥,地位崇高的長者貓被魔改成英國老婦人,唱出全劇最經典歌曲《Memory》的魅力貓從落魄貴婦被魔成瞭涕泗橫流的怨婦,甚至本該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反派貓也要因為要照顧伊德裡斯·艾爾巴的面子,加戲成瞭打一下響指就能飛灰湮滅的“小滅霸”。

            最顯而易見的魔改其實在於整體故事本身。音樂劇《貓》改編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T·S·艾略特的兒童詩集《擅長裝扮的老貓精》,講述在一個特殊的夜晚,傑利克貓要每年一次地聚在一起,通過競演介紹自己來挑選出最值得的貓咪重生轉世。貓們你方唱罷我登場,或是自我介紹,或是他人推薦,或歡快,或悲傷;有的貓借此機會回憶似水流年,有的貓從中作梗試圖蒙混過關……

            這樣一個完全為瞭舞臺打造,由一首首關聯性相對來說沒那麼大的歌曲組成,強調每場戲平攤的音樂劇結構顯然不滿足好萊塢本格類型片一以貫之的傳統,或者說是敘事邏輯,於是你也不奇怪湯姆·霍伯又重新操起瞭自己賴以為生的“魔改”電影拍法。翻閱履歷,自打湯姆·霍伯憑借迂腐陳舊的《國王的演講》在奧斯卡頒獎禮上擊敗《社交網絡》,而總被人調侃為十年好萊塢最大冤案以後,他就徹底地放飛瞭自我,先是拍瞭跑調沙威版的《悲慘世界》之後又用《丹麥女孩》扛起瞭LGBTQ的大旗,好像在一部接著一部“叛逆”地挑戰著觀眾和評論界的成見。

            說回到《貓》當中,為瞭避免音樂劇結構的短板,他幹脆把故事魔改成瞭一個完整的故事:有主人公的成長,有正邪交鋒,有價值觀傳遞。為瞭湊成這個故事隻能不得不讓角色演出為整體故事服務,所以大傢都喜歡的魔術貓不得不挺身而出被迫營業成為男主,角色性格也從原本的乖巧可愛淪落為非典型性nerd,作為一隻“舔貓”強行拼湊起來一段個人成長,令原本影片第二好聽的音樂也隨著主旋律化而黯然失色。

            聊瞭這麼多《貓》其實也蠻多餘的,電影爛到如此,唯一的意義可能就是像《房間》一樣淪為遺臭萬年的笑話,被cult影迷供奉起來時常拿出來鞭屍。也許多年後人們還會記得,曾經有這樣一部金酸梅最大“贏傢”,它爛到金酸梅都“刻意”為瞭它把頒獎時間選在瞭它的盜版資源釋出的同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