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9uq1k'></ins>
  1. <tr id='9uq1k'><strong id='9uq1k'></strong><small id='9uq1k'></small><button id='9uq1k'></button><li id='9uq1k'><noscript id='9uq1k'><big id='9uq1k'></big><dt id='9uq1k'></dt></noscript></li></tr><ol id='9uq1k'><table id='9uq1k'><blockquote id='9uq1k'><tbody id='9uq1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uq1k'></u><kbd id='9uq1k'><kbd id='9uq1k'></kbd></kbd>
  2. <dl id='9uq1k'></dl>
    <span id='9uq1k'></span>

      <code id='9uq1k'><strong id='9uq1k'></strong></code>

          <i id='9uq1k'><div id='9uq1k'><ins id='9uq1k'></ins></div></i>

          <i id='9uq1k'></i>

          <fieldset id='9uq1k'></fieldset>
          <acronym id='9uq1k'><em id='9uq1k'></em><td id='9uq1k'><div id='9uq1k'></div></td></acronym><address id='9uq1k'><big id='9uq1k'><big id='9uq1k'></big><legend id='9uq1k'></legend></big></address>

          這麼可愛的皮卡丘,我居然無法接受

          • 时间:
          • 浏览:9

          本文由影視(niuhzan.com)整理發佈

          作者 |斯大凌,紐約大學

          不難看出近幾年好萊塢對於“跨次元”這個操作非常感興趣,層出不窮的動畫/漫畫轉真人的項目已然上映或正在路上,這可以理解為一種時代的必然:

          首先是一批成長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造夢者”電影人們已經逐漸進入瞭主流電影的舞臺,畢竟大傢都生活在一個時代裡,將舊時的童年夢想搬上大銀幕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其次則是技術上的進步與成熟使得客觀上的限制越來越少,已經用瞭幾十年的CGI、綠幕和動作捕捉技術等等已經足夠做到以假亂真與以真亂假瞭。否則,光有想法也是白搭,這一點看看早在1978年就拍出來的《復仇者聯盟》就很明瞭瞭。

          左上的鋼鐵俠你可以接受嗎?

          但即便如此,這種“跨次元”或者說“跨媒介”的改編仍然大概率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主要原因就在於在角色(造型)、故事情節和場景方面的還原與呈現是非常容易踩雷的,當然這是電影改編接近永恒的爭議。

          《大偵探皮卡丘》在這方面的決策倒是頗有小心機:選用瞭一個大部分人都並不熟悉的3DS遊戲《名偵探皮卡丘》,免去瞭直面大傢熟悉的小智等著名動畫角色的煩惱。

          不過在進行真人版轉制創作時,對於寶可夢的呈現仍然引起瞭很大的爭議,在影片的第一款預告發佈時就引起瞭軒然大波:習慣瞭動畫、遊戲版皮卡丘形象的觀眾們很難接受這個毛茸茸的皮卡丘,而其他的寶可夢造型也讓人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事實說明傳奇影業這一次的抉擇是正確的,想要讓電影在特效方面擺脫動畫片的“廉價”質感(但實際上動畫片一點都不廉價),突出真人版電影的特征,將其與以往的動畫電影區分開來,就必須增強電影的現實質感。

          在這種思路的引導下,目前比較成熟的方法也隻有將寶可夢們動物化或者玩偶化,緊緊抓住一切可以與現實生活產生聯系的因素。

          這樣的做法也未嘗沒有先例,去年迪士尼的《克裡斯托弗·羅賓》就通過將小熊維尼等一眾角色玩偶化,將其從2D平面動畫角色成功轉換成瞭三維的角色,配合整部影片20世紀上半葉的故事背景,成功創造出一種奇幻加歷史的古典感。

          而《大偵探皮卡丘》則是用同樣的套路制造出瞭一種近乎於賽博朋克的科幻感,在這裡寶可夢們所承載的則更接近於傳統科幻電影中的機器人的角色:他們更像是科技的產物,也從側面表達出影片的自敘——支撐整部電影的是技術而非情懷。

          從萊姆市的設計就可以看出整部影片的科幻基調,這種通過無限擴大強調階層等級差異的城市景觀建構與《銀翼殺手》、《阿麗塔》等影片如出一轍,而通過這個環境的設置影片也將觀眾們從原作中安逸的“真新鎮”等以及靜謐的野外馴寵生活拉到瞭這樣一個看起來就充滿瞭陰謀和殘酷的“大城市”裡。

          又一次通過景觀的建置,影片一定程度上實現瞭“跨類型”的目標:與原作“打怪升級”直至拿到全國冠軍(雖然拳打腳踢各路神獸的智神好像現在還隻是個無冕之王)的成長主題略有區別,《大偵探皮卡丘》片如其名地加入瞭“偵探電影”的一些元素。

          偵探電影,也可以理解為懸疑片常見的載體,簡單來說就是將偵探解密的過程一步一步呈現給觀眾的電影。

          《大偵探皮卡丘》的主線劇情確實是一個解密的過程,可惜的是若要以偵探電影自居,這樣的謎團設置和解密的流程未免有點過於敷衍瞭,想必有非常非常多的觀眾看到中場就基本可以把劇情猜出個七七八八。

          從整部影片的情節質量來看,似乎“偵探元素”類型所承載的也隻是途徑而非目的,甚至可以說電影完完全全放棄瞭情節,整個解密的流程更像是為瞭反過來增強影片的科幻背景以及強調制作方為瞭構建這個寶可夢的世界所做的各種努力。而目標隻有一個:就是要將電影與大傢熟悉的寶可夢世界區分開。

          《皮卡丘》在創作方面的第三個也是相對而言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完成“跨文化”的重任。眾所周知,“精靈寶可夢”(遊戲圈以前叫“口袋妖怪”,動畫片則是“寵物小精靈”或“神奇寶貝”)這一個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由任天堂打造的巨型IP,根據維基百科的榜單顯示,已然獲利超過900億,名列各類IP榜單的第一名。

          關於這個IP充滿偶然和必然的成長史這裡不多贅述,但是其誕生距今僅二十餘年就創造出瞭這樣驚人的價值也堪稱奇跡。

          對於這個IP情懷粉們的收割套現也確實在一直進行中:2017年的劇場版動畫電影《精靈寶可夢:就決定是你瞭!》作為系列第20部劇場版,重新回到瞭起點講述小智與皮卡丘初遇的故事,也就是TV版改編動畫最開始的那一段。

          這樣炒冷飯的行為仍然能讓粉絲們大呼“真香”,別的不說經典的片頭曲一出來估計大傢就開始飆淚瞭。而2018年任天堂推出的《精靈寶可夢Let’s Go》也完全可以說是最早的寶可夢遊戲《口袋妖怪·葉綠/火紅》的重置版,今年更是即將推出第一部劇場版動畫《超夢的逆襲》的3D重置版。這一系列市場行為明確釋放瞭信號:粉絲成熟瞭,收割的時間到瞭。

          在這樣的背景下,《大偵探皮卡丘》應運而生是非常合理的,但是作為好萊塢的翻拍作品,用同樣的姿勢實現IP變現是不合適的。不過得益於系列本身極高的人氣,影片對於“跨文化”的方式也可以說是非常敷衍瞭。

          “皮卡丘”作為一個顯著重要的文化符號,既然不好直接挪用,那就將美國的元素直接填充到這個日本形象中,因此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滿嘴跑火車的萌賤版皮卡丘,盡管其形象還是一個傳統的可愛寵物形象,但是本質上就是一個深諳美式幽默的自戀角色。

          之所以說這樣的設計敷衍,就是因為我們也有非常明確的前車之鑒:已經拍瞭兩部的《泰迪熊》。將這樣一個純美國的形象套用過來,雖然達到瞭效果但有點過於簡單和粗暴瞭,選用《名偵探皮卡丘》這樣一款遊戲作為藍本也隻是一定程度上緩解瞭影片的壓力。

          而片中的角色的設計則是另一種常見的爭議瞭:寶可夢作為一個日本或者說亞洲的IP,在影片中的亞洲角色隻有一個邊緣到不行的好萊塢醬油王渡邊謙,也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但是也沒辦法,畢竟這是一部好萊塢的電影。

          而影片在進行IP美國化的過程中,濫用乃至浪費瞭整個寶可夢的潛力,首先是對整個世界毫無探索的欲望,而各類寶可夢也基本上都是背景板的存在,真正的重要的兩個寶可夢裡面,皮卡丘是一個非常美式到有點平庸的角色,而超夢則是一個毫無創意和心意的功能角色。

          從這個角度看,如果是喜歡寶可夢的觀眾可以去稍微“欣賞”一下這部電影,但如果是非常喜歡或熟悉寶可夢的觀眾,可能就不太適合去看瞭,真的難免會失望。

          《大偵探皮卡丘》確實做到瞭IP美國化乃至好萊塢化,也完成瞭“跨媒介”、“跨類型”以及“跨文化”的敘事,但是途徑是通過科幻、偵探懸疑、美式幽默這些類型元素的堆砌,就像是把肯德基把小龍蝦卷進墨西哥塔可一樣,好不好吃另算,商品化的企圖已經是不加掩飾瞭。

          可以預見的是,這樣IP變現和文化挪用以後會更加常見,但還是會期待有更多的亮點出現,否則也太過無趣瞭。

          進影迷群請至公號對話框「勾搭」備註加群